<i id="dfhxl"><i id="dfhxl"><thead id="dfhxl"></thead></i></i>

<address id="dfhxl"></address>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自然科學項目申報

    基金評審方法的重大改革

    2014-08-06 課題學習網 文章來源: 文章作者: 負責人:
        基金評審方法采用同行評價,但由于需要申請人回避參與同一領域的評價,必然導致參與評審的真正同行數量的減少。尤其是一些相對冷門的專業,這種申請人回避制度必然導致外行評價內行的結局。如何克服這一缺陷,美國科學基金(NSF)最近嘗試了一種新的基金評審方案,可能會成為將來基金評審方法的典范。說這是一項基金評審過程的重大改革并不過分,因為首先這是一項設計合理的實驗,有數學原理的支持,也有基金管理機構參與驗證的結果。是否這種模式適合所有的研究項目和國家,現在無法確定。但這種創新改革的精神值得鼓勵和贊揚。
        NSF最近嘗試的這種新的基金評審方案,就是強制所有競爭者必須完成評價競爭者7份申請書,這一方案完全不同于過去的申請人回避制度,通過精密設計和實際運行,發現這種方案取得不可思議的效果。這應該成為我們基金管理部門和管理者認真學習的一種好方法。
        申請人不能作為同類項目的評審人,是基金申請過程中經常采用的回避制度。32年擔任作為NSF項目主管George Hazelrigg對這個規則非常熟悉。去年,Hazelrigg得到許可檢驗這個規則。隨著申請數量增加,資助比例下降,基金管理人員和評審人的壓力越來越大,為了緩解這種壓力,Hazelrigg組織了一次實驗。他反其道而行之,不僅讓申請人作為評審人,而且要求他們必須評審7份申請才能獲得自己申請書被評審的條件。這聽上去有點不靠譜。但是工程領域的科學家對此保持樂觀,10月1日前提交的申請書超過過去的60%。初步評估結果表明,采用通訊評審取代過去的會議評審,不僅可以節省時間和開支,而且能提高評審質量。
    NSF現在考慮推廣這種評審方法。天文學也采用了這種方法,雙子星天文臺將采用同樣的評審方法,決定如何分配夏威夷島天文望遠鏡使用時間分配方案。夏威夷島天文望遠鏡總協調人Rachel Mason說,尋找理想評審人是花費時間,正變得越來越困難。這種方式是一次重大轉變,科學家會發現有機會閱讀競爭者申請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基金管理人員非常熟悉傳統基金評審過程存在的尷尬。原來的系統依靠評審人的個人意愿,而且受到評審人空余時間的限制,隨著申請書數量的增加,資助比例下降,潛在符合資格的評審人必然越來越少,使這種矛盾越來越突出。例如NSF去年收到49000份申請書,比2001年增加53%,但是經費總額并沒有成比例增加。意味著資助比例從31%降低到22%。
    這一變化帶來的突出問題,評審經費和評審人時間支出雙雙增加,這已經引起評審人的抱怨。因為從整體上,這些科學家付出增加,但是獲得資助的幾率下降。
        為了克服這一困局,Hazelrigg最容易采用的一個手段是限制申請規模,這顯然也不是理想辦法,他也不想采用。2009年Astronomy & Geophysics一篇文章“Telescope time without tears: a distributed approach to peer review.”給Hazelrigg帶來靈感。
    文章共同作者英國諾丁漢大學天文學家Michael Merrifield說,使用歐洲南方天文臺的申請書113項一下放在他桌面上,他根本沒有那么多時間仔細閱讀,這種蹩腳評審方法到了不改不行時候了。
        于是Merrifield和加州大學數學家Donald Saari聯合研究一種新的評審系統。Donald Saari是研究表決系統的專家,他建議Merrifield了解一種激進選擇radical alternative的思路。該思路依據數學游戲原理,讓競爭者接近實現目標的規則方式。NSF的例子中,根據貢獻度大小分配申請資格能激勵申請者更好完成評審工作,NSF發布申請指南中,要求申請者必須承諾評審7份競爭者申請書的任務才有資格申請。除相互評審外,使用NSF5分制評價系統對申請書進行分級評價,同時也要對7份申請書從好到壞進行排序。Hazelrigg說選擇7份評審任務能有效限制那些無聊申請人,因為他們提交任何申請都必須付出評價7份評審任務的代價。同時,這些科學家在評審過程中也會非常慎重,隨意評審會導致不公平的結果,逼迫他們選擇公平評價標準。
        Hazelrigg說他們用了一年獲得批準這一試驗。2013年5月通過一封信告訴所有可能的申請人。每個在10月份提交申請書的申請人必須無條件接受這個方案。如果堅持不同意這個方案的申請人可以在2014年2月前提交申請書。
    結果申請人對這個模式非常認同,NSF最終接受到131份申請,比過去平均超過50份。
        布萊克斯堡大學生物工程學家Rolf Mueller是申請人之一,他說參加這個實驗不需要猶豫。他知道提交申請需要同意參加評審。閱讀其他競爭者的申請書是非常有意思的。南佛羅里達大學電子工程學家Arash Takshi也參與了申請,他說閱讀別人的申請書讓他學習到東西,申請人通過閱讀競爭者的申請書可清楚知道自己無法被資助的原因是自己的申請書質量不過關,而不是別的原因。Takshi說自己花費30個小時閱讀7份申請書。
        NSF的官方說法是他們的試驗非常成功。每個申請書都收到7份以上的高質量評價意見,過去的方法只能獲得3-4份這樣的意見。Hazelrigg強調,每個評價意見都比較全面,評價質量雖然不能按照這個為標準,但是評價更為客觀真實。通過對60%申請人的評審過程進行分析,發現只有一位沒有按照在6周期限內提交評價意見。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